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
上观新闻 03-02

上海百年老宅动迁,一户 600 万“蛋糕” 11 人分?杨浦今年首个旧改项目启动

3 月 2 日,杨浦 " 旧区改造大决战 " 首个计划启动项目,平凉路街道 4 街坊(后纺三)、53、54 街坊正式签约首日,当天共有 1608 产居民签约,签约率达到 97.75%,高比例达到协议生效条件。

" 平凉已经有五年没有旧改了。而纺三由于是历史保护建筑,原先并未被纳入旧改计划中。" 从城市中被尘封的角落,到成为杨浦区今年首个签约基地,平凉三个街坊旧改之路上的种种艰辛,或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。

" 一块蛋糕 "11 个人分

平凉 4 街坊、53、54 街坊,东至怀德路、南至扬州路、西至许昌路、北至平凉路,共有房屋 1645 产被划为征收对象。平凉路 4 街坊,当地人称为 " 后纺三 ",过去曾是杨浦纺织厂职工居住的宿舍,这里的房屋是建造于 1921 年的石库门房屋,为上海历史保护建筑。

经过百年历史沧桑,石库门外墙仍保留较完好,然而内里却破败不堪。居民毛佩娟家中装修时划开墙壁,才发现里面的木头全都已变成了粉末。狭窄的弄堂潮湿不通风,一年四季常绿,因为长满了青苔。居民每日过着拎马桶的日子,在刘洪实的记忆中,那红色的粪车每天都要拉到弄堂里来,从小时候一直跑到现在。许多住在此地的大龄青年因没有房子而成不了家。

由于当地居民要求改善居住环境的呼声强烈,去年杨浦区旧改办向市旧改专办专题报告,将 " 后纺三 " 旧里房屋纳入旧区改造范围。

沿着潮湿的弄堂左转右拐,来到许昌路 227 弄 124 号。陈永沪出生在这里,今年他已经 74 岁。转动钥匙,红色的大门 " 吱呀 " 一声开了。陈永沪是家老二,也是房子的承租人,住在二楼的 27 平方米房间里。" 底楼这间是弟弟一家住的,弟媳一家住亭子间,大哥一家租住在隔壁。" 他告诉记者,他们家的房子由于没有析产,两层楼只有一本产证,相当于近 600 万安置款这 " 一块蛋糕 " 要 4 家、11 个人分。

人多钱少,这是公房旧改征收时遇到的普遍困难。从 2 月 22 日基地预签约开始,周雯珺就特别关注陈永沪一家。经办人和居委会、调解员组成的三人小组敲开了陈家的门。" 安置款分配协商得怎么样?遇到问题我们可以帮忙搭平台。"" 不用不用,我们自己协调。" 三天后,周雯珺再次上门:" 商量都怎么样?"" 我们还在协调。" 协调小组两天一上门,得到的总是同样的答案。

2 月 27 日陈永沪一家在居委会协商家庭安置款分配方案。

" 分蛋糕的人数多,承租人需要分割出来的利益就越大,这样的家庭很难达成一致。" 这让周雯珺忧心忡忡。2 月 26 日,她收到陈永沪家的电话:" 我们家谈好了。"" 真的?" 她有点不敢相信," 我们请司法专员拟定一份家庭协议,作为第三方见证,就可以正式签约了。"

征收人员和居委干部上门搭平台。

离开前还能一起吃顿团圆饭

2 月 27 日,连绵的雨滴滴答答下了一个早上,平凉街道纺三居委会二楼会议室里,陈永沪一家围着一张长桌而坐。陈永沪和妻子,哥哥和大嫂坐在长桌的一边,六嫂和儿子坐在另一边。这些年来,一家人如此正式地坐在一起,还是头一回。

" 经过前期的沟通和搭平台,商定了旧改安置款的分配方案,今天请大家来签订家庭内部协议书。" 坐在长桌一头的平凉路街道司法所调解员胡平首先发言," 各位有什么想法,现在可以提出。" 每个家庭成员在协议上签字,按上红手印,一起生活了 70 多年的时光也就此画上句号。

签订家庭分配协议。

协议签好,陈家一行人沿着弄堂返回家中,在陈永沪房间内的大圆桌上,已经摆好的一桌饭菜在等着他们。" 这几日,我们每天都聚在一起吃饭,搬走以后这样的机会就不多了。" 陈永沪的妻子倪文新说。她和六嫂童红敏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上午做出丰盛的午餐,一楼灶间的香气顺着陡峭得几乎垂直的楼梯往上升。

倪文新和童红敏正在准备一桌丰盛的团圆饭。

童红敏的丈夫是陈永沪最小的弟弟,两年前去世了,剩下童红敏带着孩子住在二层楼梯转角处的亭子间内。儿子陈炜是建筑师,12 平方米的房子是他和妈妈的卧室、饭厅和工作房。房间中间有一张小饭桌,工作时摆上电脑就变成了工作台。到了晚上,陈炜顺着扶手梯爬到阁楼上睡觉,在那几乎直不起身子的空间里他居住了 20 年。

拥挤的房间既是饭厅又是书房。

" 兄弟几个能坐在一起高高兴兴吃顿饭不容易啊。" 一杯酒下肚,陈永沪感慨地说。陈家的矛盾,集中在大哥陈永贵身上。陈永贵是回沪知青,回到上海后户口落在这里,但实际上无房,他和妻子、女儿租住在隔壁三楼。作为在册户口的居住困难户,陈永贵是基地上认定的必须安置对象,但如何安置得由家庭内部来协调分配。

户口在册的无房户在后纺三普遍存在。负责陈永沪一家征收的经办人高雯斌共负责 71 户旧改家庭的征收协调,其中有 5 家涉及家庭分配矛盾。" 如果现在不签,到了司法介入阶段还是要迁走;而陈永贵是安置对象,如果对方告上法庭,输了还是要赔钱。" 最好最坏的结果,高雯斌都一一向居民说明。

最终陈永沪一家经过协商,这个让出 20 万,那个让出 20 万,给无房的陈永贵凑出了 80 万元。兄弟间情谊还在,在搬离前大伙儿高高兴兴地吃了顿热热闹闹的团圆饭。

陈永沪一家签订家庭协议后的团圆饭。

时间窗每天都在关闭

3 月 2 日上午,当基地里的签约墙上牌子翻过 97% 时,高雯斌还走在许昌路弄堂里。这条路他从过年以后每天都要走上十几遍。" 每家每户来问政策,居民遇到任何问题都要找我。" 他的手机 24 小时不关机,协调一户居民就要搭四五次平台。" 一家老小十几个人围着我,经常要讲上六七个小时,给居民解释政策,还要照顾居民情绪,有老居民一讲就晕倒…… " 基地正式签约首日,高雯斌手头上还剩四家 " 硬骨头 "。" 有三家肯定会来。" 他自信地说。

果然,下午 2 时,陈永沪一家到基地来签订了全货币协议。" 现在还有一家在做最后努力。努力了就没有遗憾。" 高雯斌说,所有的阳光征收政策都是公开透明的,对居民来说,肯定是越早签约越得益。

从 2 月 22 日预签约到 3 月 2 日签约首日,在这个阶段内签约的居民均可得到 8000 元乘以建筑面积的奖励,且最少 20 万。对于小户人家来说,签订全货币奖励,加起来可以得到 130 万左右的奖励费。" 但时间窗每天都在关闭。过了今天每户最少要扣 20 万奖励费,再过 10 天又会少 5.5 万。" 他说,能努力的都尽量帮助居民争取。" 不到最后一刻,不放弃任何一户居民。"

签订家庭安置款分配协议后,陈永沪一家在雨中走回家。

从 1 月 16 日至 1 月 17 日,在确保防疫措施到位的前提下,平凉旧改基地共组织了 22 场针对居民的政策宣讲会,1 月 24 日完成了居民看房活动,2 月 2 日基地张贴了征收决定。通过平凉司法所调解工作室调解员进驻基地,搭建矛盾调解及咨询平台,成功调解居民矛盾 27 个 , 协调变更承租人 60 余户,成功率 30%。区第二征收事务所依托劳模工作室、基地党小组,成立 " 解困工作组 ",切实解决居民的实际困难。

杨浦今年计划启动旧改项目 13 个,4 街坊(后纺三)、53、54 街坊的首战告捷为杨浦区今年实现完成旧区改造 15000 户,全面消灭成片二级以下旧里的目标迈出了第一步。

栏目主编:周楠 本文作者:黄尖尖 文字编辑:黄尖尖

图片摄影:黄尖尖

以上内容由"上观新闻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上观新闻

上观新闻

站上海,观天下

订阅

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扫码分享

热门推荐

查看更多内容